日内瓦湖畔的“草原疗养院”

    作者:文: 唐纳·保罗(donna paul) 摄影:埃瑞克·莱格尼尔(eric laignel)

         里克特与达尔·罗查(Richter et Dahl Rocha)设计的海水浴疗养与健康中心,让“草原疗养院”这座位于瑞士日内瓦湖畔的世界级温泉诊疗中心恢复生机。

          数十年来,富人和权贵纷纷前往位于瑞士日内瓦湖畔的克拉伦斯(Clarens)镇,寻求恢复他们青春的秘方。1930年,当草原疗养院(Clinique La Prairie)开门营业,身穿广东绉纱服或双排扣羊毛服的名人们开着豪华的奔驰普尔曼(Pullman)轿车和戴姆勒-克莱斯勒迈巴赫·齐柏林(Maybach Zeppelins)轿车纷纷前往那里。受羊胎血清注射之类的奇异专科会馆的吸引,从马琳·黛德丽(Marlene Dietrich)到沙特阿拉伯伊本沙特国王(King Ibnsaud),每个人都纷至沓来。数十年过去了,火车已经让位于飞机,丝光黄斜纹布也已取代广东绉纱,但不变的是名人们仍在蜂涌而至(想想查理·卓别林和查尔斯·戴高乐吧!)。温泉诊疗中心现在主要受欧洲、俄罗斯和中国客户的青睐——他们对整形手术、水疗、减肥法及闻名遐尔的羊胎素注射很感兴趣。

        然而,温泉诊疗中心有时候也可施行整容外科手术。在这种背景下,里克特与达尔·罗查建筑师事务所设计了耗资四千万美元的海水浴疗养与健康中心。1978年,草原疗养院的老板阿明·马特里(Armin Mattli)推出了La Prairie美容产品,6年后他卖掉了公司,赚得了大笔财富。他当时看到雅克·里克特(Jacques Richter)和伊格纳西奥·达尔·罗查(Ignacio Dahl Rocha)在与瑞士沃韦(Vevey)雀巢公司总部接洽建海水浴疗养与健康中心的事,立即与他们建立了联系。马特里说:“他们只是给出了一种概念,那正是我们所要的。”随后,事情进展相当缓慢。建筑师花了一年的时间来专门解决附加用途限制和执照的问题,然后花了两年时间来建设面积达8万平方英尺的建筑。

          里克特与达尔·罗查(RDR)设计海水浴疗养与健康中心的最大挑战(也是他们的最大成就)是将新设计融入完全不同的系列建筑中:19世纪的城堡式酒店(château-cum-hotel);1929年的传统住所;1991年的玻璃医疗塔楼。准确地说,这种融合将温泉诊疗中心与医疗中心有机的连接起来;也将温泉诊疗中心与城堡和住所连接了起来。里克特说:“已有的建筑连成了一体。”因此,即使在恶劣的天气下,来宾也可舒适地在各治疗区走动。

          风格的融合亦同样重要。达尔·罗查说:“我们开发了新的类型学建筑,这种建筑满足了功能的需求,成为景观的一部分。”长长的低层建筑与山坡的轮廓线交相辉映。他解释说:“建筑几乎是凹状的,这是与景观相连接的设计。”
      与令人惊奇的自然背景相连接,在温泉诊疗中心,这里的花岗石无浆建成的生动立面表现得十分明显。称为霍得·安迪尔(Verde Andeer)的石头——它外观呈灰绿色,产自意大利边境附近的瑞士安迪尔村。它让人会联想起当地葡萄园的围墙墙面。嵌入温泉诊疗中心的16英寸厚的立面窗,因其几百年的建筑外观而让人联想到中世纪的窄窗。同时,温泉诊疗中心的屋顶几乎全部为玻璃质地,这是具有环境意识的有效做法,让人不禁想到高楼是从平地而起。达尔·罗查说:“它融入了地景。”长满青草的表面凸起火山状的砖面:那是位于主游泳池上四周倾斜的天窗。

          阳光透过天窗照射在游泳池上方,让人倍感舒适。这里,光与水无处不在。在下面一层,里克特与达尔·罗查用pâte de verre面砖铺就海水浴疗养浴池的墙面,这种面砖以精致、半透明而著称。附近走廊窗户的边缘铺设的是同样的小玻璃马赛克砖,它采用了青绿、蔚蓝和云彩色的淡色阴影图案。

         走廊、大厅和酒吧的地面为石灰岩材料。木材为着黑的橡木。空间中所有的治疗室均配置细橡木家具:在房间的橱柜上还摆放着一尊泰国黄铜佛像,这是建筑内另一个反复出现的主题。现代大理石佛雕像在楼道的墙壁处一字排开,一直延伸至主浴池处。通过三个玻璃立面,它们与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相映成趣。

       

       

发布时间:2006-09-16 作品来源:IDCHIND用户:david

本文由用户投稿,内容立场及版权归用户所有,如内容涉及侵犯你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撤销内容